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学生工作 > 心理教育

​时间是个孤单的孩子

时间是个孤单的孩子

还有比时间更孤单的吗?它总是一个人走,没有人能陪着它,所有东西都有终结,它没有。

连太阳还有五十亿年就寿终正寝,但博尔赫斯说:“时间就是构成我的东西,时间是将我冲走的河流,但我就是这条河流;嚼碎我的是一只老虎,但我就是这只老虎;将我烧掉的是一把火,而我就是这把火。”

这是比较自信的说法。

最真实的说法是贝多芬所说,对时间,我们无能为力。或者那个哲学家罗素在老年时说的,“当我们老了,才知道,我们有所惧了”。

这是让人心酸的。

时间,这个执著而调皮的孩子,孤单地往前走着,扔下一批人,又一批人。

它开着一列单行线的火车,一去不回头,很决绝,很孤芳自赏,很无视我们对于生命中事件的哭或者笑,它留给我们一些寻找的线索,然后扬长而去。

真无情啊。

它锐利,易碎,容易被打破。它孤独,沉默,任你花言巧语,仍然一意孤行地往前走。它如小豹一样,充满了谜一样的美,时间的花纹最美,在故宫藏馆的那几万件珍品中,我看到了时间的力量。它那么强大,仿佛是一个君王,而所有人或事,无不臣服于它的脚下。我们是时间的奴隶,被它鞭打着,它给了我们最宽容的无耻,也给了最暴戾的乖张,它纵横驰骋于我们的青春,也在人到老年时留一下一声巨大的无可奈何的叹息。

这真是一种哲学上最大的孤独。

优雅、绝望、温情,无可奈何,又充满了奢望。时间逼仄的空间很小,转眼就是小半生。时间又丰硕得让人绝望,到了老年,偏偏剩下的都是时间,一分一秒都是地老天荒似的长,过不完一滴,两滴。时间呀,充满着少年的诱惑,扒着窗子往外看,越看越看不清那远方的世界。

它真是个孤单而任性的孩子。

才不管我们多么奢望时间可以停留,不,它不多停留半秒。于任何人都一样,它给你月亮,也会给我太阳。

最美的时间也许是充满了那种素色光芒,沉默中度过了孤独,充满了野性的美,那是极度私人的时间,属于一个人的!个人时间!时间孤单地陪着孤单的你,同赏一轮明月,同煮一杯清茶。今年欢笑复明年,秋月春风等闲度。万千愁绪未及说,转眼已经发如霜。

但我们对时间的惧怕几乎与生俱来。

祖奶奶95岁,穿上我买的红棉袄,一脸喜气地问祖爷爷:“我,不显老吗?”真是幼稚的问,真让人心酸的问。95岁,还问显不显老?95岁,还怕老?还在和时间较劲。我们的一生都在和时间拔河,自知终于会败下阵来,时间永远是少年,而我们从河的此岸被它拉到河的彼岸,仿佛只是一个刹那而已。

可时间又让我们着迷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时间?

天地洪荒,这样的追问多么单纯。就像问生从何来?时间和它自己在一起,只和自己在一起,不离不弃。

它扔掉了多少人多少事,一如少年一样,莽莽然往前冲着,我们被远远甩在了身后。枯了,老了,只留下那一堆曾经的痕迹,以不同形式活在一些人的记忆中,那些人,也终将远去。

只留下时间。

它与自己交战,一边打一边往前走。我真喜欢时间这个孤单的孩子,多少年了,它依旧是那青葱少年,怎么会老呢?霍金《时间简史》和《果壳中的宇宙》也在说,时间只是一个概念。

它真的是一个概念吗?

断裂的声音在体内如早春的玉兰,嘣嘣地裂开了,时间的果壳里,我看到了我自己——一个喜欢文字的女子,淡绿色的一株植物,像一朵莲花吗?有着我自己的茂密丰盈,有着无以改变的惆怅和孤单,我用文字对抗时间,毫无疑问,我仍然是败者。可是,在这不断激战的过程中,我留下了那些或诡异或华丽或破败或不值一提的文字。

我为了我。

只是为了我。因为时间值得对抗,它有一种致命的美,足以让人心碎的美。如最烈的豹,你再强大,它亦会一口一口将你吞噬,而这样的吞噬,多么幸福。我宁愿被时间吞噬,哪怕半点痕迹不留。

只是为了能在时间的河流中稍作挣扎,这样一想,心里多么地肯定自己明朗如月,何时可掇?我只知春天又来了,我不能再错过任何一个春天了,所以,买得一枝春欲放,插在那青花瓷的花瓶中,一个人赏来一个人看。

我陪时间,一起孤独,终老。

Copyright © 2014 福州大学石油化工学院版权所有 [旧版链接]

地址: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福州地区大学新区学园路2号 邮编: 350116 电邮: hxhgxy@fzu.edu.cn 电话(传真): 0591-228652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