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学生工作

灯是善,光是心

深夜时分,一个下班回家的农民工,路过一条窄长的小巷。小巷窄,有风掠过,但更有危险降临,没有灯光依靠,车子掉在裸露的窨井里,车子瞬间成了麻花,农民头碰在旁边的墙壁上,血流如注。

小巷偏僻,只住着几户快要拆迁的人家,这儿要进行城网改造,到处全是大大的拆字。

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,正在深夜的凉风中等待父母的回家,他做完了作业,煨好了饭菜,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父母给了他全部的爱,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做一锅可口的菜,家是父母的港湾,也是他的全部依靠。

外面有动静,许是父母回家了。

小男孩兴奋不已,破烂的围墙外,借着手电筒的光芒,他看到了路上趴着一个人。他有些恐惧地回到屋中,将电视机的声音开到最小,后来干脆想到了关掉灯。无边的黑暗,是送给自己的最好安慰。

他蓦地想起了那个可怕的窨井,顾不得害怕了,着急忙慌地出了门:果然如此,血早已经湮没了尘埃。

电话线早断了,他跑了三条街,终于找到一个陌生的路人,那人良心未泯,打了急救电话。

小男孩拐回弄里,从家中拿出了各种各样的药,止血药敷在伤口上,无济于事,小男孩子想到了冰,白天他调皮时冻的冰,冰可以止血,一古脑地搬了一大堆,血止住了。

小男孩举着手电筒,沿着小弄的两边来回照射,他这样做,一是生怕有人过来,这儿危险;二是灯光是警省,可以为伤者带来希望。

急救车迷了路,并没有及时赶来,小男孩坚守了一个多小时。

他多么盼望父母可以早早地下班,但父母并没有准时回家,他们每晚都是这样,一个是农民工,在工地上劳累;一个是上夜班,在超市。

他们都是这个城市孤独的守护者。

好不容易,急救车过来了,医护人员按部就班,询问相关过程,小男孩讲了个大概。护士挑起了大指,血止住了,生命无大碍,好神奇的小子。

赞扬声是对男孩最大的鼓励了,伤员走了,他并没有走,面对没有盖子的窨井,他的任务仍在持续,为了他的安全,他不能袖手旁观。

父母回来时,小男孩依然在风中等候,手电筒换了两次电池了,当家长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搂着孩子稚嫩的双肩流泪满面。

没有多过的褒奖,这世上做好事的人不计其数,小男孩像一颗尘埃,无法激起记者的同情,更不会掀起丝毫的波澜。

但醒来的农民工告诉家人:昏迷时,我看到了灯光,是灯光救了我,它一直在游动着,这是一种力量,我告诉自己:我不能离开这个世界。

这应该是最简单,却最真实的表扬了,小男孩尚幼,但心思缜密,一次刻不容缓的及时出手,挽救了一条宝贵的生命,这是善,是心,是光,是电,是人类文明得到繁衍生存的源。

灯是善,你见过没有光的灯吗?它们只要点燃了,便会激发起爱的力量,光芒四射,无边无垠。

光是爱,是心,是德,更是芸芸人生与大千世界。

Copyright © 2014 福州大学石油化工学院版权所有 [旧版链接]

地址: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福州地区大学新区学园路2号 邮编: 350116 电邮: hxhgxy@fzu.edu.cn 电话(传真): 0591-228652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