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学生工作

窗外好景致

窗外好景致

我坐在窗户边上,透过窗户,像是窥探到了新世界。

窗外有棵大树,我不知道它的名字,甚至是它的种类。只是感受到它蓬勃的生命力,它黄绿相间的叶子在柔和的阳光下像极了在嬉戏打闹的小精灵。风,也像是感受到了它们的快乐,它轻轻地走向那些小精灵,然后说声:“hi”。小精灵们越发地开心,于是说:“我们跳支舞吧”。然后,我惊喜地看见它们在窗外,在离我很近很近的地方,快乐地跳起了舞。我不敢惊扰了这些快乐,悄悄地放下手中的笔,转头静静地看着。

习习的风吹乱了我的发丝,它们调皮地在我的脸上“胡作非为”,我却没有阻止它们的想法。窗外大片的绿草地染满了我的眼球,整齐排列的大树笔直地站立在穿插在绿草地间的水泥地旁。我看着它们,它们也看着我,我能感觉得到他们的询问。好似我们能通用一种语言。不久前看过理查德·洛夫的《自然法则》,在其中提到的大自然处方,通过与大自然的亲密相处,放松身心,从而达到更好的治愈效果。安静下来,思维也自然地沉淀,开始倾听周围生命的低语,这样才能与自然进行对话,享受自然的静谧。

端起一倍酸甜适中的柠檬水,抿一小口,柔柔的阳光照在身上,眯起双眼,即使闭上双眼,能仍感受到生命的气息。用心感受,抽象的感觉才能被铭记。

有人说过自己可以一整天都发呆却不觉得无聊。这不是无稽之谈,也不是谎言。我望着窗外,在离我仅一窗之隔的外面,有着高大茂盛的树,绿油油的草地,淡蓝色的天空,偶尔风吹过,他们会快乐地舞蹈,静谧却不觉得无聊。人本就来自于自然,是该知晓自然的语言的,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,人们开始有了另一种语言。这种有声的言语帮助人们进行沟通,给人们带来了方便,然而在某个时间却开始觉得有些聒噪,开始想念曾经的大自然的语言,无奈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再次用起这种语言。于是乎,他们开始了各种寻找自然的方法,只为再次融入自然,补充能量。我很幸运,望着窗外的景,我开始发呆,放空自己的脑袋,抽出自己的灵魂与他们共舞。我自豪地想,这大概就是我与自然的对话吧。所以说,为什么不可以一整天都发呆呢,此种境界不正是人们希望回到自然的一种体现吗。窗户之外,总能看见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人们经过,他们或成群结队,或两两交流,或是一人慢慢地走过,无论怎样,在我所看到的窗户之外的范围内,他们像是上演了一场场的电影,我看不见他们的生活故事,可在我这一窗之景中,我却不小心“窥探”了他们在这一时间这一地点的状态,更加充实了窗外的景。毛主席说:坐地日行八万里。人即使原地待着不动,一日下来却也能行走八万里。我静静地坐着,却收获了窗外的景与故事,“行八万里”。

窗外好景致,却有多少人错过了,我庆幸自己在那时安静下来的心,却更加感谢窗外的景,如此沁人心脾。

Copyright © 2014 福州大学石油化工学院版权所有 [旧版链接]

地址: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福州地区大学新区学园路2号 邮编: 350116 电邮: hxhgxy@fzu.edu.cn 电话(传真): 0591-22865220